<
顶点小说_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西游龙庭 > 第八章湖中老鼋
    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!

    虽然不符合现在的场景,但是却契合高阳正则此时的心境。身旁两侧的水浪如同雪花翻涌,而自己则如离弦之箭一般在湖底遨游,这种场景即便是在梦中也没有尝试过的。

    黑龙的所有经历只是如同潜意识一样潜藏在高阳正则的内心深处,此等行为在以前或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但是表意识为人的高阳正则却忍不住心神激荡。在湖中翻江倒海的越发起劲,深水中的行为让平静的湖面也泛起了异样的波纹。

    湖底的各种水族更是让他搅动的不得安生,然而这些事情并未引起高阳正则的注意,尽情欢快畅意享受着无拘无束的自由。

    灵魂是会受到体型的影响,就像个子大的人总会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,而瘦体弱的人总是会想千奇百怪的办法。刚刚变成这十几米长大怪兽没几天的高阳正则,在未曾察觉的情况下已是深受蛟龙身躯的影响。

    龙的行事风格和思维方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到他了,拥有如此强大力量和威势的人可不怎么喜欢考虑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畅游了许久也是有些兴尽,高阳正则放缓了自己的行动,开始想起自己之前的计划。他现在只是一条具有本能和凡人思想的龙,对这方玄奇的世界着实缺乏了解,必须有一个能够为其解惑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果然,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,昏暗的水域中一阵迫人的水浪袭来。紧接着只见一团昏昏暗暗如同山一样的身影缓缓移动过来,高阳正则正则也不清楚对方是何方神圣,只停留在原地看看对方的动向。

    对方行动看似迟缓,其实速度也并不慢,不过几个呼吸高阳正则就看清了对方的相貌。原来如同山一样的不是他物,而是一头硕大无朋的老鼋,浑厚的龟甲比一般屋宇还要大上不少,在湖水中浮动的四足更是比门板还要宽厚。

    每每四足一个滑动,巨浪向四方翻涌,不论是水藻还是鱼虾都难以定身,随波浮流而去。就这等威势,看起来比自己的派头还要大,高阳正则不动声色,显然这头老鼋是为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远远的老鼋停将下来,口吐人言道:“恭喜大王,今日终于功德圆满复归大泽之中!”浑厚的声音中带着几丝惊喜,落在高阳正则耳中又是一番光景,显然这头老鼋同自己认识,不过自己的印象中似乎并没有见过他。

    高阳正则问道:“我似乎不曾见过你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大王认不得我也不奇怪!”老鼋缓缓道:“大王且听我慢慢道来,当年大王在湖中与上仙斗法之时曾落下一滴精血,正是这一滴精血助我开启灵窍。这等恩情大王虽是不知,可是我却不能不还,日夜守护在水府以待大王归来!”

    “如此来,你在这湖中已经呆了三百年之久了?”高阳正则问道,不过心中对老鼋这等忠义的性情还是有着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“回禀大王,老鼋我在彭蠡湖中已经有八百年之久了,若不是得大王相助,此时怕还是一头浑浑噩噩的老龟,不知道为何物呢?”

    高阳正则一下回想起自己之前在锁龙井周围壁画之所见,在那滔天巨浪之间浮沉的一只老龟,那时不过还只是磨盘大,哪有如今此等威势。加起来虽是八百年的修行,不过近来这三百年可比之前五百年的收获要多得多,显然自己被他称之为恩人也是不为过的。

    高阳正则不再纠结此事,想起之前老鼋提到过水府,但是自己真的没有继承什么黑龙的记忆,所以现在对老鼋提到的水府之事也没有任何印象。于是随口问道:“你你一直守在水府,可是我怎么对水府一点印象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老鼋也是稍微一愣,道:“可能是大王并未将其放在心中吧,不过水府离此地不远,大王见了不定会想起一二来!”

    有老鼋带路,破开水浪,鱼虾纷纷退避,哪里敢挡了这两位的道路?

    不一盏茶功夫,高阳正则只见前面隆起一座高山,不过这里是彭蠡湖底。如此一座山倒是显得有些突兀,远远看去像是一顶巨大的斗笠倒扣在湖底。之前还老鼋身形像是座山,但是与这座山比起来则是有些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见老鼋丝毫没有绕道的意思,高阳正则心道这座山不会就是他的水府吧?

    果不其然,高阳正则的话还没有出口,老鼋开口道:“大王,水府到了,且随我进去吧!”

    顺着老鼋的指引,只见山腹间横向现出一条断崖,看起来只是一道缝隙却足够老鼋和高阳正则他们进入其间。老鼋冲着裂缝也不停留脚步,四脚奋力一划便钻进山中,高阳正则虽然也害怕期间会有某种阴谋,不过好奇心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高阳正则龙尾一摆,宛如一条游鱼穿行在石缝之间,然而穿过缝隙的那一刻他脑海之中只存留着一句古诗,那边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!

    一道岩壁,两重天下。就像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,穿过狭窄的通道,目之所见却是豁然开朗。奇山怪石珍珠美玉,颜色各异的珊瑚礁,奇形怪状的水藻布满期间。更有无数游鱼在其中穿行,若是再来几个持刀枪剑戟的虾兵蟹将,就和水晶宫一般无二了。

    高阳正则看得目瞪口呆,讶然道:“这里就是我的水府?”

    见了高阳正则的表现,老鼋也是颇为自得的道:“这里的一切也是花费了我近百年的心血,可还入得大王法眼!”

    高阳正则赞赏道:“你看起来虽然有些愚笨,没想到对布置洞府竟有如此独到之处,只是这里自成一方世界,究竟是个什么所在呢?”

    “大王有所不知,我们这是在一只巨蚌的蚌壳之内,这只巨蚌生前是法力无边的大妖。死后这遗留的蚌壳也有特异之处,隔绝山水,自成世界,用来做洞府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巨蚌?”高阳正则闻言更是心惊,本来以为自己和老鼋的体型就已经够大了,没想到一只蚌壳就能给自己安家。就自己与这蚌壳一比,宛若一条水蛇和一头呼风唤雨的蛟龙。

    巨大的蚌壳虽然带给高阳正则无限的震惊,但是更多的却是内心深处的羡慕与向往,开口问道:“这样的大妖岂不是能够翻江倒海,无所不能!”

    看着高阳正则眼中狂热的神色,老鼋沉静的摇摇头道:“即便他当年再怎么强大,如今留下来的不过还是一具蚌壳,让我们作了水府而已!”

    老鼋虽然得有些偏薄,但是高阳正则也不还反驳,只好继续听着老鼋道:“真正的大道不是什么争强斗狠,唯有长生而已!与无穷的岁月相较,一切皆为虚妄,大王可不能误入了歧途,耽误了长生之道!”

    长生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高阳正则心中泛着嘀咕,但也并未与老鼋明,而是开口问道:“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东西,什么长生之道我可都没听过呢?”

    老鼋道:“有些东西是我身上的神龟血脉告诉我的,还有一些东西是我从书上看来的!”

    “神龟血脉?你还看书?”一只会看书的老乌龟,高阳正则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“血脉会记录很多东西,就像大王你身上的神龙血脉,若是有朝一日能够觉醒肯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但是我现在力量弱,从血脉中得知的东西并不多,然而血脉告诉我,就像这样大的河蚌其实也不算什么。往古之时,四极废,九州裂,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,断鳌足以立四极。那巨鳌的体型是何其庞大,四足都能够撑起苍天,那这样的河蚌又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见老鼋是一脸的缅怀,高阳正则赶紧打断问道:“你又哪来的书看呢?”

    老鼋迟疑了一下道:“书多半都是跟逍遥山太极观换来的,这些书也都还存留在水府之中。”

    若别处不知道,但是高阳正则的脑海对逍遥山太极观却是记得很清楚,因为那正是黑龙的老仇人许旌阳的道观。而且也不再别处,正是在彭蠡湖的岸边,离此处并不远。

    老鼋见高阳正则的表情并无变化,内心也是松了口气。许旌阳和黑龙之间的因果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清楚的,站在关于组织的角度上讲,老鼋的行为无外乎就是通敌的叛徒。

    若是给之前的黑龙,老鼋今日怕是凶多吉少,不过高阳正则并不是黑龙。他对许旌阳的怨念也并没有那么深重,对老鼋的行为也就没有那么在意,反而疑惑的问道:“道观里的人没有将你斩妖除魔了?”

    “大王笑了,老鼋我整日沉在湖底,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况且道家典籍也都是用我收集到的珍珠换来的,他们凭什么斩妖除魔。”

    高阳正则笑道:“那你就错了!有朝一日若是他们发现你有足够多的宝贝,他们为什么不能来把你除了,将宝贝据为己有!”

    “这?”如此一问却是让终日沉寂在湖底的老鼋难以回答,虽然他知晓足够多的知识,然而他并不了解人心。总的来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,不知人心之复杂,反而表现的比人单纯的多。

    在老鼋陷入沉思的时候,高阳正则也没闲着,开始打量水府各样的景致。虽然水府水府的叫着,可是其间并没有宫殿府邸,像他们这样用丈量的身材着实也住不进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本书由,请记住我们址看最新更新就到看更多好看的!威信公号:hhxs665